16日下午3点,小红江工作室写作群组长发出要求:“@全体成员,2款乳液1套,200字,下午5点前发到群里。”记者回复“乳液1”,表示要接“乳液”任务。不到两分钟,3个写作任务全部被抢购一空。

“字体要宋体五号,注意分段,段落之间不能有空格,每篇稿件之间要有一个空格,按照这个要求写200字就行。”组长说。记者把写好的稿件发到群里,组长马上下载带走了。

16日晚,记者在小红书上搜索,发现下午写的“乳液”宣传,文字内容一模一样,只是增加了表情符号和图片。

17日上午,小红江作家群群长再次@全体群员,结算昨天的稿费。要求每个人算好总价(单价×篇数=总价)并报到群长的支付宝账号和用户名。11点25分,记者收到了3元稿费。

据记者初步统计,小红酱作家群16日共发布71个文案任务,每个任务都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抢占。

写手在代写发文产业链中充当着廉价劳动力的角色,工作室的主要任务是连接客户和写手,写手群的群长传达客户要求,写手接单,工作室赚差价。比如一篇200字的文案,工作室收费15到30元,写手只能赚3到5元。

随后,记者在一个名为“快乐红薯”的微信群中看到,“麦克风代笔,接受文章数量(输入),200字以上,如写得不好,将进行返工。”群主随后在群内发布了一份文件,其中包括联想T1麦克风的包装清单、卖点及代笔要求。

在记者写完文案后,群主给记者发了一张产品图片并提醒,“用自己的账号发文,发文的时候记得加表情包。”记者发完文案后,被小红书收录,还有人点赞、收藏。

一些商家还跳过工作室流程,直接招募写手代写。龙龙(化名)在QQ群发文称“继续招募长期合作写手”,自称正在推广一款名为“某某婴儿霜”的品牌,需要大量写手,“我的目标是每天写1000篇文章。”

龙龙在写手群里只提供了如下信息:“相关产品名称:某婴儿霜,气味清新,涂上去冰凉,白色膏状,成分有紫草、野菊花、金银花、芦荟等。主要用于婴儿湿疹、婴幼儿湿疹、红屁股、尿布疹、口水疹等。”

记者从龙龙的作家群了解到,这些作家根本没有使用过这款产品,都是靠商家的介绍自己做笔记,并在网上找图片。

龙龙称,自己从事婴儿湿疹产品的生产,主要负责销售,目前正在做某品牌,写文案的重点是突出“婴儿湿疹”、“婴幼儿湿疹”,稿件要“软文化”、“带四张图”、“200字以上”。“不会写的话,就去小红书搜一下,模仿学习一下。”

记者按照工作室要求,发出代笔笔记。图片来自网络

代笔套路:先补经验再找灵感

这些小红书写作群有些已经成立多年,记者接触到的最早的写作群成立于2013年,除了小红书平台,这些写作群还为其他平台撰写推广文案。“一般什么应用热我们就写什么,客户也有需要。”一位写作群群长说。

阿青是小红书的一名网红,粉丝有1.2万。聊天中,她表示自己一直在和商家合作,负责代笔、发帖、拍照等工作,合作的主要渠道是商家之间的口碑推荐。为了拿到更多的订单,她还在招募大量代笔人。

为了防止商家进行违法商业推广,小红书平台若检测到用户发布的笔记含有违法商业推广内容,将会对用户进行警告,并且不会在平台上展示其笔记。“若有用户举报你发布的笔记含有商业推广内容,你的违法推广笔记将会被限制曝光,在达到一定数量后,账号下的所有内容将会在一定时间内被限制曝光。”

对于如何让自己的文章进入小红书平台,阿青有自己的想法,“文章要更日常化,这样才能‘软化’。”

每当有新人进群接到任务时,群主小美总会备注,“如果不会写但想写,可以私信我,我可以教你。”她表示,代笔的基本套路是先写一段自己的心得,然后结合给出的卖点,最后加上一点点自己的想法(比如产品的缺点)。自由发挥的部分最重要,一般来说可以从同类产品中寻找灵感,多看多体验。小美举了一个例子,比如今天我给你A品牌护肤水,你可以去小红书参考B品牌护肤水的文案;至于一些需要写成不同风格的代笔文案,这时候就可以换个身份去写,“就是站在分享的角度去写,很多不会写的人来找我,就会写得出来。”

小美说,她其实刚入行不久,但她很快就掌握了技能,建立了几百人的群,做起了自己的生意。

小红书工作室群长洋洋在一份《小红书要求》中提醒写手,一定要添加表情包,这样才像是日常分享。

从小红酱工作室的文案中我们可以看到,“就想试试”、“必买/准备”、“神奇”都是使用频率较高的词组,标题中经常出现的词语还有“小红书热销”、“亲测”、“大V”、“平价霸王”、“明星力荐”、“明星同款”等。

为了保证文章被平台收录,很多商家、工作室对文章质量都有要求。

记者加入了一个名为“Coco文案宝宝群”的微信群,群主会对稿件进行审核,对不合格的稿件要求重新撰写,直到合格才能收录。

此外,代写工作室相关人士表示,入选标准还与粉丝数量有关,粉丝量大的账号入选几率更大。微信群“快乐红薯”的群主小雪在发布任务时明确表示,“不接受没有粉丝的账号,没有粉丝的账号一律不入选,要求是50+”。她表示,“新账号入选不容易,粉丝越多越容易入选,能赚到的钱也越多。”

曾在小红书做过代笔的刘岩(化名)告诉记者,“增高、祛痘、美白、去黑头、治近视等是我们接到的最多的推广信息,如果看到这样的字条,就要小心了。”

她还透露,很多小红书主播一开始都是发文造口碑,让人觉得是真心推荐,后来粉丝多了就开始接广告,“反正我也不能昧着良心写下去,就辞职了。”

体验过程中,记者夸大、捏造了产品功效,但代笔工作室还是发表了。截图来自网络

“‘种草’必须对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一位从事小红书代笔业务的人士告诉记者,除了小红书,他还可以为微博、知乎等平台代笔发文。

与此类“种草”平台的代写问题类似,电商平台天猫、京东、拼多多,以及携程、飞猪、去哪儿等旅游平台均被曝出存在假订单。以社区功能为主打的旅游平台马蜂窝也被曝出存在虚假游记和点评。有商家告诉记者,他们可以抄袭别人的游记,然后在其中插入委托人的广告,从而为他人发布游记。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表示,根据《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第三条规定,名为分享、实为广告的小红书笔记可以认定为互联网广告。上述“代写”、“刷单”、“刷量”等行为,不仅侵犯了消费者最基本的知情权,也扰乱了正常的市场交易秩序。

张新年称,广告主(即用户)依据《办法》发布信息,应当对广告内容(即所谓的分享经验)的真实性负责,并标注“分享经验”的广告标识,发布者应当具有相应的主体身份。违反此规定的,依照《广告法》第五十九条规定,处以10万元以下罚款。

张新年表示,小红书的商业模式是建立在用户分享购买经验、为其他用户提供“购买指南”的基础上的。部分用户恶意“代写”、虚假刷量的行为,其实是对小红书商业模式和商誉的共同侵权,涉嫌不正当竞争。小红书可以以此为依据,向相应的“代写”和“刷量”用户索赔。

小红书相关负责人将平台上的作弊、黑市刷量行为称为“坚决打击的对象”。据悉,小红书有数十人的反作弊团队、500人的审核团队,以及百余套数据模型,专门打击代写、刷量等作弊行为,并配合公安机关查处打击多起刷量案件。

“小红书对这种黑市行为是绝对零容忍的,我们会向警方提供相关线索,打击黑市活动。同时,我们的技术团队也会根据黑市活动不断更新数据模型,这里有一个博弈的过程。”小红书相关负责人说。目前,虚假内容和代写内容占社区日常内容量不到1%。此外,小红书还建立了“邻里监督机制”,社区内的用户相互监督。“最多的时候,我们一天能收到1万多条举报。”

对于小红书自有的品牌合作平台,“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品牌找到优秀的博主,这样的文章会有明显的广告标识,博主发布品牌文章的频率也会受到控制”,小红书相关负责人表示。

新京报记者陈轶凯、实习生项成志、曹梦懿、徐丹

甘浩、程蕾主编,范金春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