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周冬雨2020年同款外套,搭配一双新款短靴,软妹无敌。”代购李哥发了一条朋友圈,配上外套和短靴的近照,还特意加上了地点信息:河南孟州桑坡村。这样的朋友圈他一天能发30多条。

桑坡村不仅在朋友圈小有名气,在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上也成为新晋网红村。抖音上桑坡村话题阅读量超过7000万,在小红书搜索UGG,桑坡村UGG排在第二位。这个村子没有美丽的自然风光,也没有美味的食物,唯一有的就是UGG鞋子和衣服,便宜得让人难以置信。当地人在社交平台上一边介绍鞋子,一边强调:人太多了!别再来了!

豫北村

十八线偏远村庄桑坡村是今年寒冬里代购们最爱去的地方。这个村子里有2000多家商铺,每天有1万多人穿梭其中。即便是凌晨4点,桑坡村商业街也灯火通明。店主和代购们打着哈欠,收拾着白天卖出去的一堆堆货物。快递三轮车从店门口的周冬雨巨幅海报前驶过,驶出村口的“中国皮都”牌楼,驶向挂着“京东——世界500强企业全面服务桑坡村”横幅的地方。

李哥从1600公里外的深圳飞到这里,在他眼里,这是一个有赚钱机会的宝藏村。李哥是一名海外代购,以前只跑欧美日韩海外市场,在朋友圈帮别人带货,收代购费。今年因为疫情,出不了国,桑坡村成了新的代购圣地。在这里,100元买的货,300元卖出去,不退不换,经常有回头客。数以万计的微商、代购涌向这个尘土飞扬的偏远豫北村落,随处可见时尚精致的都市男女。

两年前的桑坡村还不是这个样子。当地多位商户、出租车司机和村民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桑坡村的商铺大多是在一年内建成的,今年全村有2000多家商铺,去年有500家左右,前年有100多家。桑坡村以前主要做皮毛加工生意,2018年因环保原因关闭100多家工厂后,转型做皮鞋制作和销售。桑坡村党支部书记陆凤海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村去年电商销售额约16亿元,前年约12亿元。

现有的2000多家商铺还不够,村里还在不断扩建。一位商铺老板指着楼后几百平米堆满羊皮的仓库说,这些地方要拆掉,建50家商铺,“全部改造成大型商场”。

但迅速崛起的桑坡村也有隐忧。这个村子里最畅销的商品就是UGG款式的衣服和鞋子。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委员、冠勇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黄毅彪告诉记者,这种行为会侵犯UGG的商标权。在国内知识产权保护日趋严格的今天,这是悬在桑坡村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今年8月,桑坡村所在孟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发文成立桑坡记忆特色小镇项目指挥部,希望把桑坡村打造成特色小镇,引进京东、天猫、拼多多等电商平台。目前,桑坡村已从中国皮衣之都转型为代购村,能否进一步转型为电商城、特色小镇,还有待当地管理部门考量。

巨额利润

凌晨两点,李哥打着哈欠,拍了拍满地的包裹和厚厚一沓的快递单,又发了一条朋友圈:“可怜人啊。”旁边的店主和京东配送员还在忙着打包,因为晚上要把最后一批货发出去。

李格来到桑坡村已经5天了,这是他今年第一次来桑坡村。来之前,他心里其实是有些抵触的,因为他一直只是做海外正品代购的,“我不想卖这些东西。”他说。

桑坡村生产的雪地靴跟UGG是同款。在UGG专柜,一双雪地靴可以卖到上千元,而在桑坡村,一模一样的雪地靴只要百元左右。店主和代购都会告诉买家,这绝对是真皮。“在桑坡村,连假皮都买不到。”大家都很自信地宣称。

李哥通过发朋友圈的方式销售商品,这里的代购都有价格区间,虽然没有约定,但都遵守。一双鞋子120元买入,卖出298元,净赚178元;一条兔毛围巾20元买入,卖出98元,利润翻了3倍;一件加拿大鹅羽绒服800元买入,卖出1380元,每件获利580元。

第一天,李哥赚了两千多元,这在代购圈子里还算不错,但也基本覆盖了机票和住宿的费用,所以他决定再多呆几天。

桑坡村产品的需求量超出了李哥的预期。当天,一位来自东北的顾客直接从李哥的伙伴手里购买了价值4000多元的商品,从衣服、帽子、围巾到鞋子、袜子一应俱全。这位买家说,去年买了两件,质量很好,今年又买给全家人过冬。

一直只做海外正品代购的李哥被震惊了。第二天,他明显增加了朋友圈发帖频率,重点推广莫卡辛、一键通、加拿大鹅这几个款式。“客户其实也不知道自己需要哪一款。做好广告语和图片,每天发,刷屏刷到老,洗脑。第一次有人会怀疑,第二次、第三次就会买。”他接受了伙伴传授的经验。

自产自销

就在李哥增加朋友圈发帖频率的那天,鞋店老板白峰和鞋厂的人吵了起来,“这不是退款的事,你必须把货还给我!”

鞋厂的人也是村里熟人,白峰提前订了几双畅销鞋,也付款了,可到了11月初,鞋厂突然通知他,缺货了。

往年,桑坡村鞋厂农历正月十六才会正式开工,今年因为疫情,开工推迟到了4月。村民不敢囤货,担心疫情二次暴发带来巨大损失。没想到11、12月份进货的代购比去年多很多,导致库存不足。工厂加班加点赶工。“我们一天只能生产几万双,根本不够。”给村里鞋厂供应皮革的一家皮草厂员工告诉记者。

在2000多间店铺背后的村子里,三轮车来回穿梭,满载着刚刚加工好的皮毛。司机们飞速行驶,将皮毛送到散布在村子四周的数十家制鞋厂。村外的公路上,还有一家制鞋企业。这里有一条龙的雪地靴产业链,鞋模、丝网印刷、电绣、刀模……制鞋的一切东西村里都能提供。

但皮草对桑坡村来说更重要,这也是桑坡村吸引代购的来源。据桑坡村商家提供的数据,95%的澳洲羊皮进口到桑坡村,“桑坡村的剪羊毛量位居世界第一”。

孟州一位出租车司机说,几年前,桑坡随处可见羊皮、兔皮,“空气里都弥漫着那种味道”。这里的房子大多是两层楼房,楼上住人,楼下晒皮。现在,走出商业街,还能不时闻到空气中飘来的羊皮味,工厂里堆满了羊皮。

回首往事,陆凤海向记者回忆,改革开放后,村里家家户户都涉足经商,从新疆、内蒙古等地收购国产皮革,用传统方式鞣制羊皮。上世纪90年代,村里把家庭作坊改成工厂,百余家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其中54家企业拥有自主进出口权。有了进出口权,村里的皮毛生意就变成了“两头在外”:一方面,桑坡村从澳大利亚等国进口羊皮,另一方面,把羊皮制成鞣制皮革后,出口到俄罗斯、美国、意大利等国家和地区。此外,鞋材产品畅销国内温州、成都、广州等地市场,桑坡村为制鞋提供羊毛剪绒材料。

上世纪末,国内鞋厂进入“倒闭”趋势,鞋厂上游原材料供应商也跟着低迷。桑坡村开始寻求其他机会,开始向中国皮革行业龙头市场浙江海宁皮革服装城提供原材料。陆凤海曾到海宁皮革服装城参观,看到那里有上万家企业,处处都是商机。

但好景不长,2010年以后,浙江海宁皮革服装城的生意愈发低迷。

随着国家对环保的重视,桑坡村遇到的问题也越来越大。2018年,为解决环保问题,桑坡村在当年7月至9月间关闭了135家皮毛加工厂。如今村里正在建设工业园区,加工企业被整合成5个制革集团,从原料进口到生皮鞣制,从污水处理到成品销售,实现一条龙服务。

这135家倒闭的工厂怎么办?目前,数十家工厂被改造成商场、商铺,形成了桑坡村的商业步行街。陆凤海说,桑坡村以前擅长做羊皮半成品,没有做服装的经验。如今这些商场的建立,与原有产业高度融合,形成了从生产到销售的链条,也拉长了之前的产业链条,增加了附加值。

在陆凤海眼里,桑坡村过去的变化与市场经济的发展有关。

桑坡村一家皮草厂的经理指着刚加工好的羊皮告诉记者,在桑坡村,一张羊皮卖100元,出口到澳大利亚后,在当地售价100美元。桑坡的优势在于皮草,村里还推出了自己的鞋履品牌,有10多个雪地靴品牌,但用户并不认得,“只认UGG”。他递上一双售价20元的羊毛拖鞋,“一摸就能感觉到有毛,比商场专柜的舒服多了。”

自从中国皮都成为代购村后,桑坡村很多原本在广州打工的村民都回到村里做鞋。引进代购后,“去年就红了!”白峰说。

今年,来到桑坡村的代购人数更多了。李哥的哥友就是去年来到桑坡村的代购之一,听说做代购一天能赚20万,财富效应吸引了更多的代购前来。今年,李哥和团队组成5人小团,从深圳飞过来。记者在的这几天,黑龙江、上海、广州、南京、安徽、甘肃等地的代购纷纷聚集到桑坡村,趁着天气即将转冷的季节淘金。

先购买

中午,白峰给李哥带了零食,请他出去吃饭。桑坡村每家店面的中央,都有一张能坐七八个人的桌子,上面摆着零食、水果、奶茶,老板时不时送上刚烤好的烤肉。小店里还开辟了全新的区域,供代购拍照、直播、录短视频。

店主为代购提供了全方位的服务。李哥这次带着伙伴来到桑坡村,白峰特地到100多公里外的郑州机场接他。去年,他的伙伴在白峰家买过货,成为了VIP客户。今年,白峰的服务更上一层楼。

“我们确实想把生意做好,跟代购搞好关系。”一位店主告诉记者。

目前,代购是桑坡村最重要的资源。为白枫打包商品的京东配送员小林说,他每天能从这家店发出200多单。这家店还同时从顺丰、德邦发货。

白峰告诉记者,与代购相比,他赚的钱少了,“一双鞋5元,一条围巾2元。”他说,村里走的是薄利多销的路子,引进李哥之前,他刚从上海送出去一批代购,销售额十多万元。

重视代购的不仅是店主,快递员同样如此。在桑坡村,小林的名字叫“京东”。晚上代购选完货,店主喊一声“京东”,小林就立刻进屋帮忙打包。店主和代购忙的时候,他还要帮忙去仓库提货。除了这些,他还帮店主微信查询货款是否到账、打扫卫生、当义工等。

小林今年10月被京东从河南外地派到桑坡村,来到这里他很高兴,每个月能挣一万多元,这在河南已经算是很高的收入了。

去年,桑坡村仅有顺丰和申通两家快递公司,当时顺丰每天能发十几万单快递。今年,京东加入,村里的快递大战更加激烈。

对于小林的主动服务,顺丰快递小李很不以为然,但也没办法,“京东抢你们客户,从打包到送水,他们什么都做,我也只能打包了。”比商业街竞争更激烈的是村口的横幅。京东挂出两条红色横幅,上面写着“京东-世界500强企业全面服务桑坡村”。顺丰快递也马上在京东上面挂出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快递选择顺丰,买卖更简单”。

受疫情影响,今年桑坡村的集市更加热闹。陆凤海说,以前店铺都是9月到1月中旬开门,其他月份都不做生意,工作时间也是从白天到晚上。“今年有一些变化,村里的生意从单季卖皮毛变成了全年卖皮毛,每天的营业时间也要延长。同时也要从单一的皮毛卖卖转变为吃住行多元化。”

现在,桑坡村商业街还处于起步阶段,服务设施不够完善,美化程度较低,缺乏整体管理,陆凤海表示,未来这些方面还会继续加强。

转型之路

12月2日,抖音一位化妆品商家来到桑坡村,直播销售雪地靴。“你看朋友圈里大家都在发这双鞋,因为现在这双鞋太火了。”这位年轻的女主播试穿了和周冬雨一模一样的鞋子,热情地介绍着。购物车里的商品换成了“一扣”、“鲨鱼裤”、“大喜”等,没有提到品牌,但她会在直播间给粉丝们展示鞋子背后的UGG标签。

村里有一座两层楼高的直播基地,但桑坡村直播并不普及,来客多是像李哥这样的代购和做私域流量的微信商家。“大规模的直播很容易被封。”李哥说。

记者登录淘宝网查看,发现有一位卖家在卖桑坡村的鞋子,有买家询问鞋子的后跟是什么样子的,对方称可以私信老板定制标签。

现在朋友圈卖东西也有风险,2020年微信加大打击品牌侵权的力度,设立了品牌维权平台。侵权热词榜上,“代购”、“仿品”、“免税”、“最后一单”等都在榜上。李哥有个朋友因为一键转发了店主提供的商品信息,被微信封了一个星期,损失了不少生意。

冠永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黄毅彪对记者表示,桑坡村店目前的行为“会侵犯UGG的专有商标权”。

记者电话联系了UGG天猫旗舰店及UGG客服,客服表示并未授权桑坡村,相关事宜需要联系法务部。记者根据客服提供的联系方式向法务部发出疑问,但截至发稿时,UGG法务部尚未给予回应。

自12月以来,上海、江西等地相继曝出与商标有关的知识产权案件,查处力度不断加大。桑坡村UGG代购的火爆还能持续多久?这些或隐晦或难以解答的问题,始终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桑坡村也在尝试转型。今年8月31日,桑坡村所属孟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发文成立桑坡记忆特色小镇项目指挥中心,其中提到,市商务局将建设物流仓储中心,对接天猫、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将严厉打击假冒伪劣产品,维护市场秩序;市公安局负责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等不良行为;旅游局负责组织孟州一日游、在桑坡村建设快捷酒店等。这份公文称,桑坡记忆特色小镇是市委、市政府确定的重要项目。

作为实施者之一,陆凤海告诉记者,桑坡记忆特色小镇正在建设中,后续的规划布局也在敲定和实施中。在自有品牌方面,当地政府也在着力推广。“我们注册了‘桑坡记忆’,logo是‘SS’,正在推广这个品牌。”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院执行院长崔莉莉告诉记者,中国有能力制造产品,但更需要的是品牌的创造和积累。像桑坡村这样的区域经济体,可以结合现在电商C2M的趋势,通过一些平台,把高性价比的产品对接到目标人群,从而形成快速反应能力,逐渐积累自主设计和品牌打造能力,实现经济转型发展。

黄毅彪建议桑坡村可以参考北京秀水街的案例。2010年以前,秀水街服装市场因售卖侵权大牌产品而卷入多起诉讼。如今,秀水街已经转型,引进老字号,突出外国特色产品。在他的印象里,近几年很少看到秀水街这样的案例。

(李歌、白峰为化名)

(本文图片由任晓宁、陈秋拍摄)

(经济观察报 任小宁 陈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