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涨粉,小红书涨粉,自助下单平台,+dy112248

没有化​​解不了的恩怨。4月7日,抖音宣布与腾讯视频达成合作,双方将探索长短视频联合推广、短视频二次创作等。从抖音与搜狐联手,打破长短视频僵局,到爱奇艺、腾讯视频与抖音“化敌为友”,短短一年时间,长短视频仿佛迎来百年和解。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在长视频与短视频无果而终的对抗之后,我们终于发现,合作才是唯一的出路。

抖音与腾讯达成合作!从长短视频到百年和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资料图来自新华社

从诉讼到和平

2021年,在腾讯视频独播的电视剧《扫黑风暴》大获成功。然而,该剧还未杀青,版权之争便已拉开帷幕。当年8月,腾讯视频对抖音提起诉讼,指出抖音上存在大量未经授权复制、剪辑的侵权视频。

借着热播剧的热度,这起索赔一亿的官司不仅被看作是愈发胶着的长短视频之战的高潮,也彻底点燃了人们对短视频二次创作的巨大争议,“××谈电影”等内容成为关注焦点。

如今,时间给出了答案。随着此次合作的正式公布,腾讯视频将对其拥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及再授权权的长视频进行授权使用,并明确了二次创作方式和发布规则。未来,抖音集团旗下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等平台的用户均可在这些作品上进行二次创作。

北京商报就具体的发布规则和合作时间表联系腾讯视频,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腾讯主打内容,抖音主打传播。在双方给北京商报记者的表态中,各自优势的侧重点一目了然。腾讯视频称,此次合作将为优质短视频内容的创作和传播提供充分保障,而抖音则提到,短视频已成为影视作品宣传推广的重要形式。

化解矛盾总比制造矛盾好,对于抖音、腾讯视频如此,对于长视频、短视频平台更是如此。

短视频平台与长视频平台在版权问题上的首次握手,可以追溯到2022年3月,当时抖音的合作伙伴是搜狐,其招牌作品包括《法医秦明》《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如果说抖音与搜狐的合作可以看作是长短视频的一次破冰之旅,那么与爱奇艺的合作或许可以看作是长短视频进入中局之战的关键转折点。

去年7月,抖音与爱奇艺宣布合作,包括《迷雾剧场》在内的多部优质剧集将登陆短视频创作。

建造和拆除墙壁

从内容角度看,长视频和短视频看似同出一辙,短视频平台吸引流量,长视频平台实现营收,双方各取所需,互不干扰。但随着行业的发展,短视频平台似乎成了“屠龙勇士”。

2021年6月,时任腾讯副总裁、网络视频CEO孙忠怀的一句“猪食论”彻底引爆了长短视频平台的口水战。在那次活动中,优酷总裁范路远、爱奇艺CEO龚宇也参与了关于短视频侵权问题的讨论。

此次事件发生两个月前,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刚刚联合近70家影视公司、500名影视从业者向短视频“开火”,并接连发布两份联合声明,抵制擅自剪辑、剪切、移动的账号。

版权更像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抵制背后引发的焦虑包括用户使用时间减少、会员流失、广告分流,其中任何一项都比侵权更为严重。

《2019中国电视剧(网剧)行业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2021年互联网广告行业报告》显示,2021年短视频广告占各媒体渠道广告总量的比重上升了16.2%,而其他网络视频广告比重则下降了3.4%。

深圳思齐盛公司CEO吴岱琪认为,其实所有的平台都在经历内容创作者的流失,但是用户增加的问题,一旦面临这样的情况,意味着用户留存时间减少,从而导致用户流失、平台资源流失、价值下降。

短视频平台不可能单纯靠“顺其自然”生存,源自长视频平台的剧集一直是短视频平台内容创作的重要部分,侵权或合规问题必须解决。

既然交集不可避免,那么合作对双方都有利也未尝不可。不少专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姜涵认为,随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各平台也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抗不可持续,大家都要找到一些合作点,这才是关键。

尤其是在市场发展之下,谁也无法完全“干掉谁”或者“吞掉谁”,所以合作一定是市场发展的必然方向。对于现在的市场来说,长视频需要短视频提供更多的生态,短视频则需要长视频提供更多的内容创新。两者之间也存在着互利共赢的可能。

北京社科院研究员王鹏认为,经过多年的发展,不难发现长视频和短视频在内容上更多的是统一而非对立。两者在自媒体或众多平台上已经形成相关的生态。比如一个长视频可能通过讲解、评论,甚至到访工作室、门店等,衍生出一系列短内容。在这样的背景下,短视频平台应运而生,长视频内容网站与之进行深度合作,这也是市场竞争或行业生态发展的结果。

返回内容值

如今看来,这场版权闹剧更像是长视频和短视频平台在各自发展领域的短暂对峙,但短暂的插曲不足以扭转原有的轨迹。在“降本增效”和“精细化运营”策略的指引下,爱奇艺在2022年实现了上市十多年来首次全年营业利润,为行业注入了极大信心。

“由于我们长期坚持原来的战略,我们实现了从‘爱奇艺能出爆款’到‘爱奇艺就是爆款阵营’的转变。”龚宇在今年年初的一封公开信中表示。

抖音与腾讯达成合作!从长短视频到百年和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押注内容、制作爆款几乎成了退出版权战后爱奇艺的主力任务。据了解,爱奇艺每年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在180亿至200亿元之间,总预算的60%都投入到了内容上。

降成本、提效率、精细化运营的影子也出现在腾讯视频和优酷身上。《晚点晚报》曾报道,腾讯视频2022年全年营收突破100亿元,当年10月就开始盈利。2021年财报中,腾讯也表示“正在采取措施优化成本,减少腾讯视频的财务损失。”

根据阿里巴巴2023财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优酷平均每日付费用户同比增长2%,并通过审慎投入内容和制作能力、持续提升运营效率,实现连续七个季度同比减亏。

在长视频平台忙于回归内容价值的同时,抖音也在探索更多商业可能性,比如团购、外卖等。相比之下,作为中长视频代表的哔哩哔哩似乎并没有那么成功。

一方面,亏损还在扩大,2022财年哔哩哔哩亏损同比增长约10%,至75亿元;另一方面,“UP主停播”传闻也接踵而至。

王鹏认为,UP主断更的直接原因是平台分成少,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平台的变现能力有限,而这种情况已经不仅仅局限于B站。

疫情之前,经济高速发展,很多不赚钱的商业模式可以多元化融资,打造自己的生态,包括花钱孵化内容创作者。但现在整体的用户环境、消费环境不如以前,平台必须找到能赚钱的业务,形成自己的商业闭环,不能再花钱补贴内容创作者,否则也会面临变现压力。

“从这个角度来说,长视频与短视频的合作,也能为优质内容创作者提供更广阔的市场,获得更大的商业发展,从而促进优质内容创作者的表达,形成良性循环。”王鹏说。

吴岱琪也提到,腾讯在视频号上的发力,与抖音形成了合作与竞争的关系,双方有望更加良性发展。因为对于专业创作者和机构来说,通常更有可能在多个平台上发布,面对活跃度更高、盈利能力更强的平台,创作者的积极性更高。

从用户角度看,两者关注的人群不同,时间分配也不同,因此双方互相影响不大,甚至有可能实现互利共赢,分流流量。北京商报记者 杨悦涵

西街观察

长视频与短视频的握手尚未结束

陶峰

如果你不能打败他们,就加入他们。这就是巨人的玩法。

腾讯终于向抖音敞开了大门。近日,抖音与腾讯视频正式宣布合作,双方将探索长短视频联合推广、短视频二次创作等。其中,腾讯视频将向抖音开放长视频的版权授权,明确二次创作方式和发布规则。

从对簿公堂、誓死捍卫权利,到好好谈一谈,再到握手言和,在TikTok和腾讯之前,有TikTok和爱奇艺。

在打打杀杀的日子里,长视频平台并没有收获什么好处。相反,改变打斗方式,似乎带来了新的变化。

去年7月,爱奇艺与抖音达成合作协议,爱奇艺将长视频内容授权给抖音进行短视频创作。随后发布的第二季度报告显示,爱奇艺连续第二个季度实现营业利润为正。

如果我们站在爱奇艺和哔哩哔哩的双重视角来审视,腾讯的妥协就更加明显。长视频的困境,不一定是因为短视频的冲击,但短视频在其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当B站UP主不再为爱而工作,“停更风潮”中沉默的大多数聚集了商业化的焦虑,“停更风潮”中被提及最多的问题,就是UP主盈利难。

好的创作者、好的内容,都需要足够好的商业支持,如果连自己的门都守不住,把短视频挡在外面,还不如打开大门做生意。

短视频侵犯版权,侵权获利巨大,侵权成本低廉。为了留住用户,长视频平台不得不加大内容投入。相比长视频高昂的内容成本,短视频的二次创作成本极低,传播速度极快。

取长补短。长视频平台面临转化率低的困境,但其版权却为短视频平台带来丰厚的流量。只有通过合作才能打破这种不平衡,带来新的平衡。

龚宇曾回应,与抖音的谈判持续了数月,爱奇艺除了通过抖音引流用户和会员外,还获得了现金收入。可见,无论哪一方先妥协,只要有利于发展,双方其实都是赢家。

市场瞬息万变,形势已然明朗,短视频已经俘获了巨额流量,不会再回到过去单打独斗、相互依存的局面,只能瓜分好、用好流量蛋糕,建立均衡的版权合作关系。

版权保护才是出路,短视频平台应寻求更多正版版权资源,为平台创作者提供免费的内容创作空间。

内容付费是所有互联网公司的大敌,长视频、体育赛事都是必须的,喜马拉雅、知乎都尝试过内容付费,但效果并不理想。

握紧短视频的“手”,继续生产付费内容,是不是会更好?毕竟,长视频的苦日子还没结束,“井喷”也不常见。长短视频频繁握手后,内容创作是否会迎来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