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机场是中国最繁忙的国际机场,每天都有大量的航班在这里起降,无数的旅客来来往往。在旅客当中,明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群包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明星受到的关注程度很高,一条以明星为中心的机场追星利益链已悄然形成。

机场追星背后的利益链:“黄牛”贩登机牌助粉丝刷关

明星的隐私信息明显标有价格

粉丝如果要去机场接送明星,必须提前知道明星的航班信息。那么这位明星的航班信息是从哪里来的呢?

记者在微博上输入“明星航班行程”关键词,搜索到一些贩卖明星私密信息的博主,这些卖家会在微博上晒出明星出行的时间、地点,如果想知道具体的航班信息,就需要给卖家发私信。

记者添加了一名卖家的微信作为粉丝,个人资料显示对方从事网上航班查询业务,目前正在招募代理。

记者查看卖家朋友圈发现,卖家不仅售卖明星航班信息,还售卖明星游戏账号、音乐APP账号、微博账号、微信账号,甚至手机号、身份证号,全部是拼音缩写。对于含有敏感词的信息,卖家均不予回应。

另据了解,这些明星隐私信息根据类型不同,价格也有所不同,一般微信ID+手机号的价格为88元。

黄牛贩卖登机牌帮助粉丝通关

除了贩卖明星隐私信息,卖家还提供“清仓清仓”服务。

过安检是粉丝在机场追星的常用手段之一:在了解明星的航班信息后,粉丝购买差不多时段的机票,通过安检,与明星一同候机,送明星上飞机后再出来退票,仅损失两三百元的退票费用。

记者从卖家处了解到,与以往买票再退票的方式不同,还有一种方法,就是使用卖家所说的“通票卡”,只要消费200元,并向卖家提供个人身份信息,就可以获得一张“通票卡”。

从卖家提供的图片可以看出,所谓的“登机牌”就是电子登机牌。

卖家表示,“他们只是让你过海关入境,跟着明星送他上飞机,但你不用坐飞机。一般情况下,没有机票是过不了安检的,但只要你过海关,就能入境。”

记者从航空公司客服处了解到,每位旅客只有一张登机牌,登机牌上的信息与飞机上的座位一一对应。也就是说,如果飞机上的座位被“黄牛”或他人篡改,就可能对应两张或多张登机牌。只有通过正规渠道购票的旅客,登机牌上的信息才有效。从“黄牛”那里花200元购买的“电子登机牌”(刷卡)只能用来过安检、看偶像,但不能用来登机。

同一航班、同一座位的信息出现在两张登机牌上,不会被发现吗?

记者询问卖家,卖家称“不会吧,这么多人这么做,怎么会被发现?肯定不会被发现的,因为清关都是和航空公司配合的。”

记者翻看卖家朋友圈,找到一张聊天记录截图,内容大致如下:“北京因偷渡拘捕30余人,未成年人要给父母打电话,成年人要罚款,第二次会拘留+罚款2000元,第三次会禁飞一年。”

记者向卖家核实了图片,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对方告诉记者,“我们很少被抓到刷票,上次被抓是因为大家都在传这个明星的航班,这个明星太火,有人刷票次数太多,就被抓了。”

在沟通过程中,对方反复强调,他们的“过关”是与航空公司合作的,不会有问题。

今年7月11日,中国民航局就加强接机、跟机粉丝管理专门发出通知,其中一条就是严格内部人员管理,防止其在工作之外进行信息查询、利用职务之便泄露知名乘客行程信息。增强保密意识,加强保密教育,签订保密协议。

粉丝俱乐部管理福利极佳

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明星信息贩卖现象之所以越来越普遍,是因为粉丝的需求量巨大,在获得偶像的航班信息后,他们以个人或粉丝俱乐部的形式前往机场接送偶像,其中粉丝俱乐部是一个庞大而混杂的群体,内部利益关系相对复杂。

吴宇(化名)是一名高二学生,高一就开始参加应援,看过不少明星演唱会、路演,见证过各种“大场面”。虽然在粉丝圈混迹多年,但吴宇从未加入过正式的官方粉丝俱乐部。

“我自己找几个QQ群加入,正规的后援会要求太多,刚开始觉得麻烦,因为上学没时间,后来粉丝越来越多,就不方便了,要交会费,而且每年明星到当地,后援会成员要全程参与,从接明星到布置场地再到送别,还要负责打分、投票、刷数据。”吴宇说。

据吴宇介绍,“至于会费,有的每年交一点,有的一次交,这个也不确定。在大陆好像不会太多,三四十块钱左右。在香港和台湾好像有差别,有的可能一百多元。因为不同粉丝俱乐部的要求和福利不一样,这个不好说,而且这种东西如果真的喜欢的话,好像也不会贵。”

加入粉丝俱乐部的粉丝不仅每年要缴纳会员费,每次参加活动、机场接送等还要额外缴纳费用。

“你需要另外花钱租大巴,或者这个支持需要的东西很多。像北上广这种活动多的地方可能花费很多,而其他地方像二三线城市,一两年就需要去一次,花费就不多。”吴宇说。

拥有大量会员的粉丝俱乐部并非组织混乱,成熟的官方粉丝俱乐部往往设有财务、协调、管理等部门。

吴宇告诉记者,“粉丝团管理层和经纪公司有直接沟通,有的粉丝团的官方微博会被公司直接接管,作为半官方账号使用。这些粉丝团管理层一般都是组织多年的,但也有可能后期被经纪公司因为能力不足而更换,然后重新分配,或者自己退出粉丝圈,转投其他公司。”

据悉,这些粉丝俱乐部的高层管理人员被称为“粉丝头目”,他们不仅掌握着明星资源和信息,还管理着粉丝俱乐部的大笔资金,是经纪公司与粉丝之间的纽带,福利待遇非常好。

支援团高层筹集资金并携款潜逃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经纪人都默默工作而不求任何回报,粉丝俱乐部内部也存在腐败现象。

“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比如高管筹集团体票资金后卷款潜逃的情况很常见。”吴宇说。

吴宇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选秀比赛期间的投票、应援需要花费很多钱,参与投票的账号需要大量购买,然后送到排名投票组。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一开始没人能预设花多少钱,所以会筹集一笔钱,交给粉丝俱乐部或者负责的个人站,让他们用这笔钱去应援或者投票。但因为比赛期间太忙,没时间做详细账目,当粉丝俱乐部说钱不够的时候,他们就会开一个账号。

“当比赛结束后,我们开始盘点这些账户的明细,就很容易发现问题。比如,筹集到的资金没有全部用在正道上,有可能管理层卷款潜逃。有的球迷俱乐部在比赛结束后就宣布更换管理层,或者管理层自己因为精力有限而要求关闭网站。以上这些情况,可能是管理层手里留着一笔钱,怕被抓,所以就关闭网站或者解散球迷俱乐部。”吴宇说。

吴宇告诉记者,她原本计划去机场送别,但后来有急事没法去了,现在也懒得去了。

“我当时打算过安检,想提前买一张差不多时间段的票过安检,等明星登机或者去贵宾室了,我就退票。其实我也有很熟的黄牛,但我不喜欢买安检通行证,也不想暴露个人信息。现在机场接机也有规定,大规模拥堵影响其他乘客出行,你就上黑名单。而且我现在觉得机场接机其实影响了艺人的休息,所以也不喜欢去了。”吴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