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年,一些粉丝为了防止影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因票房不佳而撤下自己偶像主演的电影,自发组织了数次“锁影院保片单”行动;某电视艺术奖的人气男演员奖,成为两位明星粉丝之间的网络大战,获奖者捧回奖杯的同时,也被网友戏称为“水军”;某华人歌手荣登美国音乐榜首,但大多数美国人并不认识他,以至于这位歌手的名字和“华人水军”一度成为推特热搜……这些娱乐圈的热点事件,都直指流量明星数据造假现象。这一现象是如何产生的?对中国影视行业乃至整个社会的发展产生了什么影响?

流量思维兴起 导致行业乱象浮现

流量明星是近年来影视行业兴起的一个热门概念,主要指那些因为在观众尤其是年轻群体中享有超高的人气和大量粉丝,能够吸引网络流量,从而受到市场热捧、占据一线商业资源的演艺明星。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曾庆瑞分析称,在这个信息化、网络化的时代,注意力已经成为一种稀缺资源,一些从业者形成了错误的认识,认为一部作品或者一个艺人的观众关注度与其市场潜力、商业价值是正相关的,而流量则是衡量观众关注度的量化指标。因此,在资本逻辑和商业思维的影响下,影视行业呈现出“唯流量论”的不良倾向,一些制作方、广告商往往以粉丝数量、话题度为标准来选择艺人,一些视频网站为了吸引更多的广告和会员,也将购买自制影视作品是否有流量明星作为重要标准。 一些经纪公司、粉丝团体为了让自家艺人、偶像获得更多的商业资源,合谋走上了数据造假之路。

当前数据造假的手段令人眼花缭乱,除了锁影院、刷榜,粉丝、热搜、转发、点赞、评论等都可以买通,严重扰乱了影视行业的正常秩序:一部影视作品为了宣传造势,甚至要花费数十万元购买流量;某部电影被粉丝锁定的放映场次高达数万场,影响同期上映的其他影片的排期,给相关影院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专业水平有待提升的流量明星所主演的作品艺术性引发争议,其凭借网络大军积累的人气在一些专业奖项中显得格格不入,也让人们对奖项的公信力和严肃性产生了质疑,其鼓励优秀作品、吸引创作发展的社会功能大打折扣……“在制作方、广告商的默许、经纪公司的教唆、平台的纵容、粉丝的疯狂炒作下,流量数据造假活动得以有条不紊地进行,欣欣向荣。制作方、广告商、平台、经纪公司都从中获得了经济利益,流量明星获得了更多的演艺资源,粉丝有了更多接触偶像的机会,表面上看似在这个小圈子里实现了双赢,但实际上却严重干扰了诚信口碑、评价标准等行业基本要素,对影视行业乃至国家社会层面造成了不良影响。” 太原师范学院文学院院长薛锦文直言。

心态浮躁,艺术品质堪忧

专家普遍认为,行业浮躁心态是数据造假的重要诱因。曾庆瑞一针见血地指出,近年来,影视行业发展迅猛,吸引了大量非专业热钱。在这股社会资本洪流影响下,行业呈现出重商业逻辑轻艺术思维、重资本运作轻审美探索、重粉丝效应轻精神追求的倾向。 “少数从业者热衷于追求短期经济效益,放松了对艺术的高标准和严要求,以不太严谨的“数据”和个别、暂时的市场表现对观众的观影需求做出草率判断。他们认为只要用流量明星+“大IP”+话题炒作的套路,就能拍出广受市场欢迎的“爆款”。结果拍出了一批表面上星光熠熠、美轮美奂,实际上空洞浅薄、制作粗糙、靠虚假数据撑场面的“流星”作品,受到观众的诟病。”

“有的电视剧不以演技、匹配为标准选演员,只看数据、人气、颜值。这种以明星、流量为导向,把演员阵容、艺术素质摆在对立面的制作机制,把流量明星推上了‘神坛’,也进一步助长了数据造假的嚣张气焰。”西安理工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王鹏也对此表示认同。他分析,近两年流量明星片约不断,赶场的情况时有发生。有的甚至拍戏时间紧张,只好读数不说台词,靠替身、倒模、抠图来完成作品。他们又怎么体验生活、揣摩角色、磨练演技、提高修养呢?而一些还未成为流量明星的演员,也蜂拥而至流量,丝毫没有改善事业心,更注重增加曝光度、增加话题度,花钱买粉丝。 真正有能力、肯努力的好演员,却遭到市场的冷遇,长此以往,劣币驱逐良币。

锁场、刷榜、买粉丝 谁在给流量数据造假打造温床

编剧汪海林认为,这就是社会学上的“剧场效应”。“剧场里,大家都坐在座位上看演出,突然有观众站起来,扰乱了观演秩序。为了看演出,后排的人也纷纷站起来。最后,观众们无奈地全部站了起来。相比之前,大家更累了,但观影体验却更差了。”

北京交通大学语言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温伟华则看到了流量造假对影视作品质量乃至整个行业发展的负面影响:“数据造假让网络水军产业富裕起来,却让艺术创作陷入饥饿。流量明星受到追捧,片酬也随着数据造假水涨船高。影视剧的投入很大一部分消耗在天价片酬上,制作成本被严重挤压,剧本打磨、后期特效制作等环节只能采取凑合的办法。资源配置不均衡的影视行业结构性问题由此凸显。剧情缺陷、创意空洞、演技低劣等问题的作品频频出现,让观众对影视行业的信心在审美疲劳中消耗殆尽。”

粉丝文化占主导但缺乏价值引导

流量明星数据造假,不仅对影视行业造成致命伤害,更会污染社会文化生态。在仔细分析各类流量明星数据造假事例后,我们发现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狂热粉丝群体实施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家山指出,互联网时代,传统明星文化正在被新粉丝文化迭代,深刻改变了影迷、乐迷只能单向仰望、崇拜的传统追星方式。新一代粉丝群体消费力更强、话语权更大,也更强调明星个体和粉丝成长的参与感和陪伴感,他们喊着“不花钱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在网络上组织了无数应援站,难免存在用各种造假手段刷流量、制造话题、炒热热度等不当甚至违法行为。

“坚冰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粉丝文化的逐渐变质,是在选秀节目、社交媒体平台、娱乐公司的共同推动下,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慢慢形成的。”文化评论家韩浩月认为,由粉丝组成的所谓“粉丝圈”按照粉丝投入的多少,分成有形或无形的层级,以此鼓励人们不计成本地追星,以至于一些应援行为最终沦为“以爱的名义”违背社会规则和道德标准的“暴行”。他们人为地一点一点剥离明星与粉丝之间的文化联系,简单粗暴地将其推向金钱联系。

一些粉丝为了造假偶像的数据,不惜挥霍金钱。他们不仅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进行网络投票,还名正言顺地掏空家人的钱包,雇佣网络喷子刷榜。不法分子利用他们的狂热和非理性行为牟利。随着一批偶像养成类网络选秀节目的火爆,一些“粉丝领头人”借偶像“集资刷票”之名进行诈骗,卷走巨款后消失得无影无踪。“粉丝群体多为年轻人,正处于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阶段。粉丝文化的狂热和非理性一面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们未来的态度和人生道路,在一定条件和情况下,会对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构建产生副作用。”孙嘉善强调。

针对这些问题,政府部门纷纷行动起来。近日,教育部、中宣部联合发文,将影视教育纳入学校教育教学计划,引导学生深入研究影视作品中的英雄人物、先进人物和美好事物,正确看待影视从业者,不盲目追星。随着观众审美水平和辨别能力大幅提升,市场对粉丝经济的热情逐渐消退,靠造假数据发家的流量明星呈现下滑趋势。2018年,流量明星主演的影视作品大多遭遇票房惨败、口碑下滑的“市场滑铁卢”。抱有投机心态的从业者为此付出了代价,符合优质多元特征的作品正在成为市场主流。 “俗话说,假数据不是真本事,光有流量不如艺术。挣脱资本的束缚,摆脱行业浮躁之风,影视工作者更应该静下心来,全身心投入艺术创作。唯有如此,中国影视产业才能获得更强的体魄,未来才能走上更加稳健的发展之路。”王鹏感慨道。(本报记者李蕾通讯员李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