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订单、假评论、假粉丝随处可见,部分平台默许数据造假

业内人士揭露网络数据诈骗灰色利润链

刷单刷好评刷粉丝无孔不入 业内人士揭网络数据造假灰色利益链

近日,某旅游平台被曝涉嫌抄袭其他网站逾千万条点评,引发舆论关注,此事件也揭开了网络数据造假的面纱。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网络数据造假问题相当普遍、涉及面很广,其潜在危害尚未被人们充分认识。

在刷单群里发布各类刷单信息

虚假评论是通过刷单来实现的,无论是网络平台还是网络平台上的商家都可能存在此类行为。

记者在某社交平台搜索“刷单”关键词,发现有人在社交平台发布招募刷单人员的信息,记者根据留下的联系方式,在微信上添加了王军(化名)。

记者从交谈中得知,王军是一名大学生。

“闲着没事就做做,赚点零花钱,每天的目标是赚30块钱。”王军把记者拉进了一个名为“新群”的微信群,群里的成员会在群里分享自己浏览过的某个电商平台店主的名片。

记者通过群里分享的名片,体验了一次假订单:

首先,店家要求记者提供其电商平台用户名。

“现在电商平台的反欺诈制度比较严格,对买家的信用有一定的要求,必须在四星以上。2017年至2018年之间注册的新账户不接受。”店主说。

通过验证后,按照店家的提示,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上搜索相应商品,店家称不能直接下单购买自家产品,至少要先浏览10件以上同类型商品,并有收藏或购买行为。

完成以上操作后,店家通知记者第二天下单,下单后店家立刻通过微信将记者的预付款和10元佣金转给记者,随后记者的订单显示正常发货。

店主表示,这是一个空包裹,只要顾客收到包裹后及时确认并给出好评,订单才算完成。

记者发现,这些步骤符合网上不少人提供的“电商操作”技巧,目的是让假订单尽可能看起来像是真实购物,避免被电商平台识别。

“我有五家店,假单量挺大的,每天打假单要投入2000元左右,除了这些,还要花很多钱做宣传推广,浪费钱。其实打假单也是无奈之举,如果别人都在打假单,你不打,你的产品在排名中的权重就会很低。”店主说。

该店主还告诉记者:“做假单也会遇到骗子,我把本金和佣金都付给他了,他还要求退款,这种情况我也没办法,只能接受。”

在刷单群里,记者注意到,还有一些人反映,他们下单后,商家利用他们的身份信息,通过支付软件提供的商业贷款,骗取他们一万多元。

还有伪造订单的人称,有时候他们付款后,商家会直接拉黑他们,他们预付的钱就打水漂了。

王军邀请记者入群前,要求记者下载一个APP,这是一个返利软件,群里要求做假单的人,必须通过这个平台下单。

“这款返利软件有八代会员体系,A推B,B推C,以此类推,八代之内就有12.5%的奖励。”王军说。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通过这一渠道,一些刷单运营者愿意在各平台招募新会员,刷单群成员数量迅速增长。通过刷单,返利平台也有了源源不断的订单。

王俊还告诉记者,除了在电商平台门店刷单外,只要通过社交平台进行简单搜索,就能进入相应的刷单队伍。

在记者所在的群里,有人发布信息刷某影评网站部分影视剧评分,每条信息支付1元佣金。

有的企业还会在群里发布知名问答APP的点赞链接,每个链接大概收费0.6元,点赞内容多为企业的宣传介绍。

数据欺诈影响范围广、根源深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社交媒体上买粉丝、在视频网站刷点赞数的宣传信息在各大论坛、社交媒体、电商网站屡见不鲜。随着新媒体产品的更新迭代,也有为直播、短视频刷点赞的商家。比如,有一定活跃度的,刷500个“僵尸粉”要5元,刷300个“顶级真粉”要10元。在最近很火的某短视频平台上,刷1000个点赞的价格是40元。

“刷量操作一般是通过群控的方式实现的,这类刷量公司通常有一套系统,可以通过电脑控制上万部手机下载APP、阅读微信文章等,网络上我们能看到的几乎所有以数据作为排序指标的软件,都可以被他们操作。”互联网分析师、速途研究院原院长丁道石向记者介绍了刷量造假的手法。

今年8月,微信对公众号后台文章阅读量进行调整,剔除机器等非自然阅读导致的虚假数据,大量“10w+”公众号阅读量明显萎缩,暴露出数据造假的“冰山一角”。

“很明显,每次官方规则出来之后,都会在这些规则的基础上反向升级。就拿微信公众号阅读来说,到现在刷阅读量的行为并没有杜绝,相反,还有一些创业团队在这么做,现在一篇‘10w+’的文章,刷量大概能赚5000元。”丁道石说。

数据造假的原因非常复杂。

“造假的动机很简单,都是为了利益。互联网创业者需要获得投资,投资人怎么评价一个产品或者一个公司有没有潜力呢?就是通过用户数、活跃用户数、使用时长、评价数等。这些数据是投资人的主要参考,所以很多创业公司会虚增销量。对于卖产品的人来说,消费者会看到这个产品有多少订单,好评率是多少,为了影响消费者的选择,商家也会虚增销量。”丁道师说。

李锐(化名)创办了一个专门研究博主数据和社交媒体的公众号,是一名业余时间监控美妆行业数据的业内人士,曾在公众号上曝光过不少造假数据的“大V”和品牌。

李锐告诉记者:“有些互联网平台为了融资,故意虚增阅读量、播放量,根本不在乎造假,让资本承担虚假数据的成本。我们之前关注过直播平台,有些平台宣称自己的注册用户超过千万,这些都不是真的,只是为了在融资的时候让数据好看一点。但投资人不会揭穿这个谎言,因为A轮的投资人要卖给B轮的投资人,B轮的投资人要卖给C轮的投资人,以此类推,他们甚至希望上市之后,资本市场来买单。”

“现在有些平台对数据造假行为是纵容的,比如某平台最近在宣传旅游业务,就跟一些假的旅游博主合作了。这样的平台对假博主虽然厌恶,但其实又很喜欢,因为他们想让别人感觉他们平台的流量很高。这也是平台不愿意曝光这件事情的原因,因为泡沫对平台有利。”李锐说。

丁道石认为:“如今互联网上,产品的价值几乎完全由关键绩效指标来判断,导致虚增量进入了很多行业,甚至互联网的一些角落。总之,一切根源都在于利益。就连消费者也并非完全无辜,因为有些虚增量就是通过人工、机器的方式实现的,比如所谓的‘五毛党’‘水军’,有人发起任务,发信息,就能赚五毛钱。电商平台上虚增订单的人很多都是大学生、家庭主妇等,这些消费者也参与其中,就是为了赚钱。”

“很多企业品牌负责人在投放广告时,会刻意选择和一些假博主合作,这样可以拿到更大比例的回扣。而投放给真正有流量的博主的广告成本非常高,而真实博主的数据量不可控,可能会有波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会找一些假博主,为了给品牌交一份好看的成绩单,就会把量夸大。”李锐说。

数据造假的危害难以消除

目前,数据造假的危害还没有被人们充分认识。

“我们公司现在做视频、广告,我在帮客户解决问题的时候,就碰到过一些流量造假的案例。有做公关的朋友曾经跟我说,他们为某博主花了很多钱做广告,结果一单都没卖出去,流量很差。我监控了一下,发现原来的流量都是假的。”李锐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契机,他走上了互联网“打假”之路。在他看来,数据造假问题由来已久,不容易破解。

“虚增销量对市场的危害非常大,比如电商网站上的好评、订单量都是通过虚增销量来增加的,但实际上相关产品质量不过关、服务不到位,会误导消费者,更容易买到假冒伪劣产品。商家在虚增销量上花费了大量成本,服务体系、产品质量都得不到保障。其实数据造假涉及到很多环节,每个环节的利益都会因此受损。”丁道师说。

2017年,某知名视频网络平台起诉杭州某公司,称该公司“恶意拉升流量”,干扰平台数据分析和重大决策,最终该视频网络平台获赔50万元。

虽然有相关先例,但哄抬视频播放量的宣传信息仍然随处可见。

“目前整个行业还是用数据来判断一个产品的价值和标准,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丁道石说,“要逐步减少这个问题,首先要在国家层面明确法律规定,对刷单、炒作口碑、虚假评论等问题进行严格界定和约束。另外,我多次呼吁,要打破单纯以关键绩效指标为衡量依据的模式,商品和服务的排名不能单纯以数量为衡量标准,我们可以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等,将一些真正好的产品和服务推向市场。”

李锐认为,刷单是一个技术问题,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比如在网络平台后台对刷单ID进行分类分析,然后对这些虚假公众号进行处理。这方面,网络平台还是有能力做的。但这个工作成本很高,这或许也是网络平台不愿意这么做的原因。其实数据监控已经是一个比较简单的事情,如果第三方监控机构能够更好地发展,对这个问题的解决会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丁道士提醒消费者:“要时刻提高警惕,如果看到一款产品有几十万的订单量,价格非常便宜,质量描述非常好,千万不要盲目购买,因为一款产品很便宜、很好,不符合市场逻辑。如果消费者足够理性,不以‘数量’来做决定,这些造假行为就没有市场。因此,数据造假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改进,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