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假流量已经渗透到互联网行业深处,危害整个互联网行业。据相关统计,目前我国各类刷单平台已超过1000家,国内刷单行业总人数已达超过900万。

● 实践中,刷量产业链往往相对隐秘,受害网络平台往往难以举证侵权获利。 因此,赔偿请求往往因缺乏证据而得不到法院支持。 如何规范虚假刷量已成为亟待解答的问题。

□ 本报记者 张伟

“如果您管理您的帐户,您将获得好处……”

很多网友都收到过这种“小账户托管,自动赚钱”的广告。 只要授权账号登录一些闲置平台,利用平台增加阅读量、增加投票等任务,就可以轻松赚钱。 收入。

然而,这种看似简单无害的做法其实危害很大:在数据不准确的同时,也助长了谣言,用劣质内容淹没了优质内容,对整个互联网行业的根基造成深远影响。 对于借托管账户赚钱的普通用户来说,并不是传说中的高利润。 不仅个人信息会被泄露,还可能莫名其妙地成为诈骗、色情、赌博、毒品等黑色产业链的帮凶。

这并非危言耸听。 近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起AFK诈骗案,揭开了AFK诈骗案的冰山一角:深圳市微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空间公司)与赵某利用宝信AFK了。 该平台操纵租用的微信账号,利用宝信刷票平台增加点赞数、投票数、评论数、关注数等,并从中获取巨大的经济利益。

法院认为,两被告利用技术手段进行洗量行为,阻碍、破坏了原告腾讯公司合法提供的微信软件产品和服务的正常运行。 同时,两被告还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宣传或者误导性商业宣传。 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十二条的规定,构成不正当竞争。 要求腾讯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23,745,080元。

刷量技术迭代更新

对抗网络平台治理

流量欺诈的存在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但大众不知道的是,在互联网下半场,刷量产业链正在不断“进化”。

专注于打击黑色产业和反欺诈的永安在线CTO邓鑫告诉《法治日报》记者:“黑灰产业背后的玩家瞄准的是下沉市场的广大人群,利用普通用户对地下世界规则的缺乏了解。 构建网络巨大流量的假象,骗取资本市场真金白银。”

据了解,随着技术的迭代,针对线上平台刷产业链的方式层出不穷。 流量诈骗的原始手段是“协议刷”,即直接利用“代理IP+用户登录状态”模拟协议进行刷流量,简单、直接、技术含量低。 但随着网络平台防御策略的完善,“协议刷”逐渐失效,被黑灰网络行业从业者淘汰。

随后,各种刷单社区平台上开始出现接单分单群、网赚群——需求方聘请真人充当“投手”,向他们下达刷单任务。 这就是最有价值的“人肉刷”。 尽管“人肉刷”含金量很高,但其效率却跟不上刷业务的爆发式增长。

很快,“群控”被引入到产业协作中,以弥补人工刷牙的低效率。 群控利用系统自动化和集成技术,实现一台电脑批量操作多部手机、多个账号,包括微信、快手、陌陌、支付宝等热门App账号批量操控,实现暴力加粉丝和一键转发 朋友圈、批量搜索快手账号、点赞等数十种非常规功能。

随着策略不断升级,平台对抗“群控”的技术手段不断强化,一种新的刷量模式应运而生——AFK平台。 在以AFK网站为“大中平台”的产业链中,上游是被平台“圈养”并长期提供大量真实有效账户的AFK用户。 下游是刷单平台,负责对接自媒体、广告公司等需求方,完成点赞、投票、批量增加粉丝等各项任务。 闲刷模式整合了用户的账户资源,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做出贡献和受益。

“挂机”是指授权您的账号登录某些挂机平台,平台可以利用其进行阅读、投票等批量任务,从而获得奖励。 目前市面上的AFK平台有微信账号托管、快手托管、淘宝直播AFK等。

为了赚取微薄的利润,挂断的网友普遍不了解其背后的游戏规则。 与兼职“网赚者”的身份相比,这些挂机的用户更像是长期被流量制造群体“圈养”的数百万劳动者。 他们一天24小时都在遭受剥削。 控制运输流量和堆放数据。

邓鑫表示,与以往的刷量方式相比,闲置模式的高明之处在于,一方面,平台不再需要购买和维护大量账户,而是通过佣金分成直接吸引用户并获得账户; 另一方面,用户不再需要费力地亲自抢接订单、执行刷单任务。 他们只需要授权平台使用该账户赚取佣金即可。

上述案例中的宝信平台就是闲置诈骗的典型代表。 判决显示,宝信挂机平台以“网赚”、“布局赚钱”为噱头,通过论坛、QQ群、网络文章等渠道吸引网友托管微信账号,并通过技术手段实现托管几十万、几百万网友的账号并掌控,利用租用账号批量刷量。

值得注意的是,据邓鑫介绍,国内在线AFK用户数量已达百万,且高度集中于近年来不断发展的下沉市场。

可以自动化任务

赚取五倍巨额利润

以“网赚”为名的AFK交易模式并不复杂,其背后的巨额利润却令人震惊。 搭建AFK平台和刷任务平台。 一方面,吸引网友托管账号,聚集用户。 另一方面提供刷单平台,为市场上需要刷单或投票的人提供服务。

搭建挂机平台刷量平台……揭秘“网赚”背后的刷量套路

以宝信挂机平台为例。 判决显示,您可以打开宝信挂机平台网页,注册账户,登录,进入“宝信-小账户托管赚钱平台”,绑定支付宝账户。 刷单产生的佣金可以直接提现给托管人。 在帐户上。

从操作流程来看,托管小账户只需要四个步骤即可完成。 第一步,在设备(手机、电脑或平板)上登录网站账号,打开本页面点击“生成二维码”,下方会出现专属二维码; 第二步,在设备(手机)上打开托管微信号,点击“扫一扫”,扫描设备网页上生成的二维码; 第三步,设备扫码后,点击设备手机上的“登录”按钮; 第四步,点击设备上的“确认托管”。

如果设备页面提示“托管成功”或者在本页“小账户列表”中看到托管喇叭状态为在线,则表示托管成功。 宝信挂机平台可以同时托管多个微信账户,这也鼓励管理账户的用户尝试注册更多的小账户托管,以获得更大的利润。

与宝信AFK平台合作的是宝信刷票平台。 宝信刷票平台主要针对市场上想要增加粉丝的人。 从宝信刷票管理平台来看,功能包括:添加官方投票、添加扫描二维码关注、添加刷读、添加批量阅读、添加公众号添加关注、批量添加关注、添加微信索引、添加微信小程序等

购买刷机服务前,您需要先给账户充值。 宝信刷单平台提供支付宝充值入口。 从单价来看,宝信投票平台有明确的明码标价。 阅读单价为0.04元,正式投票单价为0.05元,扫描二维码关注单价为0.15元。 看似利润微薄,但刷单需求大多在几万。 以1万浏览量为例,成本为400元,而刷粉丝的价格则更高。 以1万粉丝为例,费用为1500元。

在宝信刷票平台输入“投票链接、投票目标、任务票数”等要求,即可开始刷票或刷量操作。 宝信的刷票平台管理系统类似于商场。 需求者可以通过后台管理设置任务,官方投票、刷读书、公众号加粉丝都可以执行。 例如,当增加阅读量的任务设置为100时,该任务将自动执行。 一旦达到任务,系统将停止增加阅读量或增加门票的任务。

自动执行这些量、刷票任务的,是宝信挂机平台上聚集的大量账户。 公证书显示,关注两个微信公众号,宝信信托管理平台系统显示佣金为0.06元,而宝信投票平台关注单价为0.15元。 由此可见,以下的收支比倍数为市盈率的5倍。

假刷量平台超过千个

严重破坏市场秩序

虚假流量已经渗透到互联网行业深处,危害整个互联网行业。 据相关统计,目前我国各类刷单平台已超过1000家,国内刷单行业总人数已达900万以上。

虚假流量的危害远不止数据虚假陈述。 邓鑫表示,对于社交、信息产品中的虚假流量,一些运营商为了追求流量背后的利益,大量编造谣言,利用刷单的方式提高谣言的热度,吸引更多人的关注。 在电商平台上,虚假流量破坏商业诚信体系,刷流量可能导致互联网信用体系崩溃。

通过刷量推荐大量低质量内容,而优质内容则被淹没,直接导致平台混乱、用户体验下降、用户资源流失、竞争优势减弱。 同时,虚假用户评论和低质量内容优先推荐的频繁出现也会导致用户体验不佳。

对于托管账户的普通用户来说,他们获得的微薄利润远远不足以弥补潜在的危害。 一旦账户托管人的个人信息泄露,所造成的危害将是不可挽回的。 闲刷的背后,是社会、消费、金融信息泄露的一个出口。 这是一个使用和出售个人身份的黑色帝国。 诈骗、色情、赌博、毒品……这些错综复杂的黑色产业链,交织成一条在黑暗中流动的链条。 庞大的交易网络。

邓鑫透露,黑灰产品利用流量产生流量来获取利润。 流量需求者依靠流量来吸引资本或舆论的关注,而资本和舆论则依靠流量来赚取更大的利润。 同时,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工作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的价值和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的真实选择扰乱网络业务公平有序。 环境。

在上述案件中,法院认为,被告的行为实际上削弱了微信平台分享信息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损害了两原告长期经营微信平台积累的竞争优势。 ,并妨碍了原告作为微信平台用户的能力。 提供正常的服务,从长远来看,必然会导致大多数用户对平台信息的信任度降低,对平台的声誉造成事实上的负面影响,损害平台的整体声誉,降低其他平台用户的信任度。平台数据,从而损害原告的合法性。 权益。

同时,两被告利用技术手段进行刷量行为,破坏了两原告合法提供的微信软件产品和服务的正常运行。 两被告的刷量行为还导致相关市场经营者、社会组织和广大微信用户无法收集信息、分析上述干净、真实的数据,从而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合法权益。以及广大微信用户和社会公众的利益。

铲除非法产业根基

依靠多方协同治理

实践中,刷量产业链往往相对隐秘,受害网络平台往往面临侵权举证和利润举证困难。 因此,赔偿要求往往因缺乏证据而得不到法院支持。 如何规范虚假刷量已成为亟待解答的问题。

北京云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丹丹认为,在深圳中院对电话诈骗案的判决中,法院在被告持有证据但无正当理由不提交的情况下,充分适用了“妨碍证明规则”。并作出不实陈述。 在这种情况下,推定不利证据,适用惩罚性赔偿,虚假洗卷行为受到司法机关的严厉惩处。

在周丹丹看来,在互联网平台经济时代,法院判决对于打击数据造假引发的行业乱象具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只有平台上所有参与者共同努力维护平台数据的真实可信,才能营造良好的环境。 公平有序的竞争环境,提高社会整体福利。

除了司法规定外,从政府监管的角度来看,近年来监管部门也更加关注成交量造假的黑灰产业链,对成交量造假进行了严厉打击。

2019年12月20日,国家网信办发布《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明确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不得采用人工方式或利用技术手段实施流量欺诈、流量劫持、虚假注册账户、非法账户交易、操纵用户账户等行为,破坏网络生态秩序。

邓鑫表示,目前市场上还有很多其他AFK平台仍在运营。 亟待司法和监管部门统一认识,厘清问题,严格执法,从根本上铲除这一非法行业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