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年,有粉丝自发组织多次“锁影院保档期”行动,以防止影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因票房表现不佳而撤回偶像主演的电影; 某电视艺术奖人气男演员奖成为两位明星粉丝的网络大战,获胜者在捧回奖杯的同时还被网友戏称为“水女王”; 一位华人歌手登顶美国音乐排行榜,但大多数美国人并不认识他,以至于这位歌手的名字和“中国水军”一度成为推特热搜……这些娱乐圈的热点事件直接指向了数据现象流量明星造假。 这种现象是如何产生的呢? 对中国影视行业乃至整个社会的发展产生了哪些影响?

流量思维兴起导致行业乱象出现

流量明星是近年来影视界兴起的一个流行概念。 他们主要是指那些受到市场追捧、占据一线商业资源的演艺明星,因为他们在观众特别是年轻群体中享有超高的知名度和大量的粉丝,能够吸引网络流量。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曾庆瑞分析,在这个信息网络时代,注意力已经成为稀缺资源。 一些从业者形成了错误的认识,认为一件作品或一位艺术家的受众关注度与其市场潜力和商业价值呈正相关。 而流量是衡量受众关注度的量化指标。 因此,在资本逻辑和商业思维的影响下,影视行业呈现出“唯流量论”的不良倾向。 一些制作人和广告商经常根据粉丝数量和话题度来选择艺术家。 为了吸引更多的广告和会员,一些视频网站还将购买自制影视作品时是否有流量明星作为重要标准。 为了让自己的艺人和偶像获得更多的商业资源,一些经纪公司和粉丝团体合谋走上了数据造假的道路。

目前的数据造假手段令人眼花缭乱。 除了锁影院、刷排行榜,粉丝、热搜、转发、点赞、评论都可以买,严重扰乱了影视行业的正常秩序:为了宣传、造势,一部电影或电视剧工作甚至要花几十万元买流量; 某部影片被粉丝锁定的放映场次高达数万场,影响了同时上映的其他影片的档期,给相关影院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流量明星主演的作品艺术品质存在争议,专业水平有待提高,而其凭借网络大军获得的人气在一些专业奖项中脱颖而出,也让人质疑其作品的可信度和严肃性。奖项,以及对优秀作品的鼓励和吸引力,引导创意发展的社会功能大大降低……“在制片人和广告商的默许下,经纪公司的怂恿下,平台的纵容下,粉丝的疯狂下,流量数据造假活动大力开展,蓬勃发展,流量明星获得了更多的表演资源,粉丝也有了更多接触偶像的机会。看似在这个小圈子里实现了双赢,实则严重干扰了诚信信誉、评价标准等基本行业因素,对影视行业乃至全国造成了不良影响。社会层面。” 太原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薛金文直言。

浮躁心态导致艺术品质堪忧

专家普遍认为,行业浮躁心态是数据造假的重要诱因。 曾庆瑞精辟指出,近年来,影视行业发展迅速,吸引了大量非专业游资。 在这股社会资本洪流的影响下,行业呈现出重商业逻辑轻艺术思维、重资本运作轻审美探索、重粉丝效应轻精神追求的趋势。 “少数从业者热衷于追求短期经济效益,放松了对艺术的高标准、严要求,根据不那么严谨的‘数据’和个人的、临时的市场表现,对观众的观看需求做出轻率的判断。相信只要运用流量明星“大IP”话题炒作的套路,就能制作出受到市场广泛欢迎的“爆款”,从而制作出了一批“流星”作品。表面上明星云集、风光无限,实则空洞浅薄、制作粗制滥造、依靠虚假数据支撑场面,受到观众诟病。”

“有些电视剧不根据演技、匹配来选演员,只看数据、人气、颜值。这种以明星和流量为导向,把演员阵容和艺术品质放在相反顺序的制作机制,推动了电视剧的发展。”将流量明星推上‘神坛’,也进一步助长了数据造假的气焰。” 西安理工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王鹏也同意这一点。 他分析说,这两年,流量明星的片约不断,经常出现抢拍的情况。 有的甚至拍摄时间紧张,只能看数字,不能说台词,靠替身、反模、剪纸来完成作品。 他们如何体验生活、揣摩角色、磨练演技、提升修养? 一些还没有成为流量明星的演员,也为了流量而趋之若鹜,无意提升自己的生意。 他们更注重增加曝光度、增加话题度、花钱买粉丝。 真正有能力、肯努力的好演员反而受到市场的冷遇。 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劣币将驱逐良币。

编剧王海林认为,这就是社会学中的“戏剧效应”。 “剧场里,大家都坐在座位上看演出。突然,有观众站起来,扰乱了观看秩序。为了看演出,后排的人也站了起来。最后,所有观众都站了起来。”观众们无奈地站了起来,与之前相比,大家更加疲惫,但观看体验却更差了。”

北京交通大学语言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温卫华看到流量造假给影视作品质量乃至整个行业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数据造假丰富了网络水军行业内,但艺术创作匮乏的流量明星受到追捧,片酬也随着虚假数据而水涨船高,影视剧的投资很大一部分消耗在天价片酬上,制作成本受到严重挤压。打磨剧本、后期特效等环节只能靠临时手段制作,资源配置不平衡的影视行业结构性问题凸显,作品存在剧情缺陷、创意空洞、表演不佳等问题。频频出现,让观众在审美疲劳中消耗着对影视行业的信心。”

粉丝文化占主导地位但缺乏价值引导

流量明星数据造假不仅会对影视行业造成致命伤害,还会污染社会文化生态。 仔细分析各种流量明星数据造假的例子后,我们发现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狂热的粉丝群体实施的。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嘉善指出,互联网时代,传统明星文化正在被新的粉丝文化迭代,深刻改变了影迷、乐迷传统的追星方式。只能单向仰视和崇拜。 新生代粉丝群体消费能力更强、话语权更大,也更强调明星和粉丝个人成长的参与和陪伴。 他们喊着“不花钱就不是真粉丝”的口号,并在网络上组织了无数的应援站。 难免存在利用各种欺诈手段刷流量、制造话题、炒作热度等不当甚至违法行为。

“冰非一日之寒,粉丝文化的逐渐退化是经过十几年的时间,通过选秀节目、社交媒体平台、娱乐公司的共同推动,逐渐形成的。” 文化评论家韩浩跃认为,所谓由粉丝组成的“粉丝圈”,根据粉丝投入的多少分为有形或无形的层次,以鼓励人们不计成本地追星,从而导致一些应援行为最终演变成“以爱之名”违反社会规则和道德标准的“暴行”。 他们人为地一点点剥离明星和粉丝之间的文化联系,简单粗暴地将其推向金钱联系。

为了伪造偶像的数据,一些粉丝花钱如流水。 他们不仅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进行网络投票,还名正言顺地掏空家人的钱包,雇佣网络喷子刷排行榜。 犯罪分子利用他们的狂热和非理性行为来牟取暴利。 随着一批偶像培养网络选秀节目火爆,一些“粉丝带头人”以“集资刷票”为名,对偶像进行诈骗,携巨款消失。 “粉丝群体多为青少年,正处于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阶段。粉丝文化狂热、非理性的一面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们未来的态度和人生道路,并且在一定的条件和情况下,会对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建设产生副作用。” 孙嘉善强调。

针对这些问题,政府部门纷纷采取行动。 近日,教育部、中宣部联合发文,将影视教育纳入学校教育教学计划,引导学生深入学习影视作品中的英雄人物、先进人物和美好事物,正确看待影视作品中的英雄人物、先进人物和美好事物,正确看待影视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影视从业者,并不是一味追星。 随着观众审美水平和辨别能力的大幅提升以及市场对粉丝经济的热情逐渐消退,靠造假数据发家致富的流量明星呈现出衰落的趋势。 2018年,流量明星主演的影视作品大多遭遇了票房失败、口碑流失的“市场滑铁卢”。 抱着投机心态的从业者为此付出了代价,符合高品质、多元化特征的作品正在成为市场的主流。 “俗话说,假数据不是真功夫,唯有流量不如艺术。挣脱资本的束缚,摆脱行业的浮躁之风,影视工作者应该静下心来投入。”只有这样,中国影视产业才能拥有更强大的体质,才能在未来走上更稳健的发展道路。” 王鹏感慨地说。 (本报记者李雷、通讯员李鑫)